沫风文苑

海棠依旧

作者:汪芯羽
时间:2022-10-28 16:01

凌晨四点钟,我看见海棠花未眠。
  窗外人间的喧嚣已经打烊,连风都是安静的,轻轻把沿途的梦撞进来,我的灯闪了闪。未灭先颤。我伸手拢住脆弱的火光,如同那段历史,那群护宝人,在战火纷飞的岁月里用单薄的身躯保护那些弥足珍贵的文物一样。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夜里忆起安谷的战时故宫那日,不知此时此刻,那里的海棠还在开没有。
  八九十年前,华夏大地狼烟四起,山海关失守,北京故宫博物院大批文物危在旦夕,将入日军的虎口。迫不得已,故宫博物院决定对院中的大量文物进行迁移。在上海暂作停留后,便分三路运往四川。而战时故宫内则曾经存放着九千三百二十箱珍贵的文物。谁又能想到呢,这样的乡野之地,过去竟曾是中华上下五千年文化聚集的殿堂。
  

“花会枯萎,但南迁精神永不凋零。”
  苍老的声音蓦地响起。环顾四周,却不见只身片影。
  徐步走进馆内,“功侔鲁壁”的牌匾直直地冲入眼帘。漆黑的字体,一眼望不到笔画的尽头,就镌刻在澄黄的匾额上。由当时的国民政府授权,表示对安谷战时故宫储存文物的事迹予以孔子保存圣人书籍同等分量的赞许。
  接着往里走,一件件当时收集的物品以及先辈们南迁文物所用的遗物就陈列在这行行展台上。一步步地走,一眼眼地看。当我走到一捆竹编的绳索前,脚步却凝在了那里。
  “这是做什么用的呢?”
  我向其四周搜寻,一张字条在它左上方,上面写道:
  “是那时安谷的护宝人曾用的遗物。”
  默默地看着那捆竹绳,它就静静地卧在那里。尽管已经被时间慢慢腐蚀,边角渐渐残缺。
  我不明白,这些绳索与这段南迁历史有何联系。
  “那是用来拉文物的。”
  苍老的声音再次出现,顾不得惊异,我追问道:
  “难道没有船只和车辆运输吗?”
  “有的,只是那时河流断流。船只没法停在岸边,我们,就是靠着这一捆捆竹绳,把一条条船只拉上岸来的。”
  不知怎的,我脑海里浮出一幅画面:暗夜无风,灯火小心翼翼地闪烁着。护宝人们捆在身上的根根长绳,共同连接着盛满文物的小木船。这条条绳索犹如文化的殿堂与劫狱之间那窄窄的甬道。稍有行差踏错,便是万丈深渊。他们一点点地向前挪动着,竹绳似乎已丝丝嵌入皮肉中,隐约有血色染上竹丝。他们的眼神一致地投向前方的岸边,而他们那一双双燃烧着火光的眸子,在黑夜里,像匿在树枝后的花,要近看,才能看到流露出的坚毅与保卫中华文化根和魂的决心。
  回过神来,只觉喉中哽咽,眼角微酸,似乎有泪在即。
  “你们,你们有后悔过自己所做的吗?”
  那声音远了,远了。
  “从未。”
    

凌晨五点钟,我还在失眠。
  由入口步行到出口,才察觉,竟未见一个人影。空荡荡的馆内,只束束光线下的尘埃上下浮动。真空而窒息的寂静渗满整个房间。
  屋外,万里黄云,不见天光,朵朵海棠垂蕊不语。我心中暗问:
  “这样极富文化内涵之地,竟无人问津吗?”
  或许,当下的我们,都多了浮躁,少了静谧。热衷于碎片化的瞬时愉悦,却不再关注我们内心深处始终流淌着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静流。
  

凌晨六点钟,太阳升起海平面。
  远处传来阵阵人声,三五个少年走进馆中。我向他们问好,他们也一一回应。
  “请问你们来这儿的目的是什么呢?”
  “这里不是战时故宫嘛,我们来瞻仰一下,也想把这份南迁精神传继下去。”
  其中一个女生说道,她微笑着,如同阳光,破开人心头的阴云。
  “但是这里的游人似乎并不多。”我接着说道。
  “这有什么关系,我们自己的文化要咱们自己来传承,不是吗?只要还有人记得它,它就活着;只要有人来,它就一直在。即使我们个体不能作出多大的贡献,但我们人人都出一份力,南迁精神一定会发扬光大,流传千古的。”
  刚红过的眼眸再次噙泪,我撑起笑容:
  “会的,一定会的。”
  

送走那一群少年,我踱步于馆外的庭院中,观望整座战时故宫,见屋舍俨然,尽是一派庄严的景象。大匾《战时故宫宝地安谷》挂在檐下,表彰着战时故宫的历史功绩。身为华夏人,培根铸魂,弘扬中华文化,固精神之基,当是我们每一个人的使命与责任才是。
  一阵清风掠过,卷起堆落的海棠花瓣,微冷却异常让人清醒。随之带来的,是仍残余的海棠花的气息。
  紫禁城文华殿、永寿宫的海棠见证了王朝的兴替,在百年故宫的历史中,又成为博物馆人清雅与高格的象征。乐山旧称“海棠香国”。万历《嘉定州志》记载:“州治枕海棠山,接高标之脉。甘棠楼,知州钟振题‘海棠香国’于此”。嘉州海棠与故宫海棠在文物南迁中暗自相映、彼此重逢,成为今天两岸故宫、南京博物院共同的乡愁。海棠无香,乐山却以香海棠闻名。一如南迁历史留给乐山的遗产,暗香浮动。

视文物为生命的典守精神和民间对于文化的自觉与担当,隐藏在城市的文化记忆中,延续着城市的发展文脉。面对南迁历史的过去、现在与未来,以全民参与遗产保护,纪念全民参与的文化抗战,伴随座座废墟空陵走向文化的殿堂,正是一阕“海棠依旧”的华章。
  

清晨七点钟,天光大亮。这朵朵海棠终将被所有人看到。

 

 

作者:高2024届3班 车俊辉

审核:余辉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