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子衿

书卷不冷

发布者:汪芯羽
时间:2021-05-10 09:26

高2022届17班   谭森元

指导老师:汪琪

 

此时雨声带点落叶的气息。空气微潮,天气微凉,捧着的书却是温润的。所有的声音 都入眠了——除了雨,于是这样不感到生气隐去。

四下里阒静,心声就会响起来,像书页翻动的沙沙声。但我的心终于从白日的埃尘里沉 静下来了。琼钩高升,将三尺外红豆杉的影子画得格外清癯——像书的干净。

书犹药也,可以愈心。"不错的,心染疾的低沉日子里,书确实是一个良方;而在阳光 明朗的日子里,书亦可为将来蓄养精神。

 

书卷不冷,在于作者于其中倾注了心思——那些人物,情节,乃至哲思,都不是冰冷的。 将心慢慢沉进书中,那分明的黑白会浸润它。

书是个复杂的简单东西。几寸即含乾坤,几寸便越千年,几寸浅写人间。 虽则有些书确实是很大的,但大都逃不过尺寸之间。然而这方方正正一摞纸,可以装下一座城的悲欢,可以盛放千载的寂寞,可以摹尽人世的清洁与污浊。

才如江海文始壮,腹有诗书气自华"这样老生常谈的话自是不必说了,这是书所包含而不限于的功效。当下所谈,重其之于心的开拓。

心大则百物皆通,心小则百物皆病。"书,即是疗愈心小这一顽疾的良方。

 于古今学者的思辨中学会人间并非薰莸异器的道理,宽厚地待人接物,心境便豁然开朗 了;在矛盾的主人公令人气愤的决定中学会自省,常以审慎的态度处事,烦扰就除却了七八 分。心胸开阔了,自然可以身处平原而望见高山。

读读那些好书,它们不一定热烈,但一定热忱。在与作者的思想交流中,心疾得以痊愈。

 

书卷不冷,因其独有的美好特性——予人以想象的方向,却不予人以想象的结果。

书是漂亮的东西。尤其是那些装帧得很好的纸质书,兼有轻松而不轻浮的文字,简直像林中的莹火虫一样美,美得可以点亮一个个好梦。

那些从封面到扉页到结尾风格都极为简洁而明快的书,实为上品。这些书往往是触摸起 来温润的,映入眼中是欢欣的。你大可以玩赏它—-却不是以狎昵的态度,这样于书不敬, 于己无益。但若你在爽朗的清晨翻阅,书里全是晨露的清凉、前夜的芬芳;在明媚的下午品 味,会如同沐浴在繁茂的树冠筛下的阳光中。

纸页略糙而又带点米黄的书亦不失为佳物,四角不皱却给人以经年的错觉。这是种极好的错觉——尤其是如此这般的晚上,很能让人联想到一如老屋角落里蒙尘的收音机,在黄昏里任岁月绕过天线这样祥和,而又挟带一丝愁绪的场景。

读着读着,你有了梦。

你看到了阿尔卑斯山间的小木屋,在雪夜里从窗户透出橘色的灯光,映着几个牧羊人喝酒吃肉。

你住在离城堡不远的蘑菇屋里,骑士打败了恶龙,和你邻居的精灵又欢快地变起了魔法。

你搭上派的小舟,和他一起漂流到一个奇幻的世界,那里有会发光的鲸鱼,那里的海比头顶上悖湃的百亿星河更加耀眼。

……

沉醉于这些书中,跨过梦与现实的边界,仿若进入了一个只有美的世界—-这正是愈心的好去处。

书卷不冷,亦在于其所承载之物—-作者的心血,读者的岁月。

书终归是俗世里的东西。深夜里的沙沙声,是笔耕不辍,还是手不释卷;是文思泉涌,还是如痴如醉?无所谓了,隔开千里万里的光阴在纸上交织流转,素未谋面的灵魂于书页间相逢。可惜这种相逢是单向的,幸而这种相逢是单向的—-缺憾是更美的。安静地读书写书 都是唯美的事。

读者与读者的遇见也可以借书来完成。在小雨的下午,坐在图书馆里面朝窗户的桌子旁, 翻开一本别人捐赠的旧书,便以别人的视角一头撞见过去的岁月。目光落在特别缓慢的片段时,会想象旧主那时的感觉:他或她为书里人们的一场错过流泪吗?

记得小学时买点读机得了张借书卡,可以在那家店借书看。那些书,自然是很旧很破的 二手书,涂鸦到处画着。有一处写到一个很美的地方,旁边有行歪歪扭扭的"好想去啊"”,让我与之踏上了旅途—甚至不了解对方一丝一毫。偶尔一两处真诚的随笔将我的思绪轻易地牵延到无穷的远方。远方在哪儿?不得而知。但是除书本身所含文字以外的文字有温情,岁月也有温情。

没有会在温暖中染疾的心吧,我想。

夜愈深了,楼下啤酒瓶的的声音像是远到了旧年。现在想来,始终有些执拗地认为当初遇到的认真读书的人,是在花下合上书的。

 


收藏